您的位置:首页 >> 交巡风采

交巡风采

零下15度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交巡风采 | 更新时间:2018-01-24 00:00:00 | 阅读:
字号:】  【】  【】  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2018年新年刚过没多久,随着南方地区大范围降温,重庆奉节县兴隆镇上的雪下了一夜,室外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5度,早已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。12名队员,一个交巡警中队,取暖工具仅一个火炉,但他们却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,默默守护着群众平安。

  高山上的交巡警中队

  从主城驱车近5个小时达到奉节县城后,还需要2个小时才能到达兴隆镇,一路几乎都是弯弯绕绕的山路,海拔最高处可达2000多米。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  全队唯一的取暖工具就是这个火炉。

海拔高、森林覆盖率高让这里成为旅游度假胜地,奉节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兴隆中队的驻地就在这里,队长、副队长各1人,民警1人,辅警9人,守护着兴隆、龙桥和长安三个镇共82025人的平安。

来到兴隆中队驻地,一楼主要是办公场所,二楼就是队员们的卧室,房间里除了几张床和一个简易衣柜外,再没有其他陈设。床上,一床军绿色棉被上搭着两条厚厚的毯子,站在房间里说话,哈出的白气不一会儿就会让窗户起雾,静静待一会儿,还能听到窗外风拍打着窗户的声音,队员们调侃:“晚上风更大, 呼呼呼 的风声比鼾声还大。”

最难熬的就是冬天。由于驻地位于高山地区,冬季温度低,最冷的时候室外温度甚至低到零下15度,队员们的手上都不同程度地长了冻疮,有的甚至已经流脓结巴。

这么冷的天气,每次出任务回来,队员们都会不约而同走进住所一楼的休息室,围着仅有的一个火炉取暖,这也是他们冬天仅有的取暖方式。在出警没办法取暖时,他们经常会随手捧一把雪搓一搓手,敖德勇说,这是队员们都知道的小窍门,搓一搓手会热乎一些。

在卧室的隔壁是一个统一的卫生间,每当冬季,这里会出现一个有意思的场景:水龙头一直流着一小股水,下面接着桶。

队长敖德勇解释,因为冬天温度太低,每逢下雪后,总有一段时间水管会被冻坏,不能洗澡不说,吃水都要带着大桶去挑,一天两桶水都要省着用,每年总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水管会断断续续被冻住几天。让水龙头流着点水,水管就不容易冻坏,但流出的水也不能浪费,这是敖德勇一直强调的。

随手关灯、节约用水,这些细节总被这个军人出身的男人挂在嘴边,倘若谁忘了,他会很严肃地吼几句。敖德勇笑称,自己是个讨人嫌的队长,“不过,我也是为大家好嘛。”

  大雪天的温暖

新年的大雪乐坏了前来旅游度假的游客,却愁坏了兴隆中队。

这样的天气下,中队最大的任务就是确保辖区范围内道路顺畅以及过往车辆的安全,“说白了,就是要不停巡逻,以防有车子被困。”敖德勇说。

敖德勇体型稍胖,皮肤有点黑,看起来有些不拘小节,但工作起来总是一丝不苟。“赶紧把屋头的雪扫了就出发”“再拿3把铁锹”“每个组都带两袋融雪剂”……边嚼着米饭,敖德勇边安排着待会儿要进行的工作。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
  队员们正在帮过路的货车推车。

午饭后,没有多余的休息和过多的谈论,大家很默契地开始忙碌。随后,两个班组分别跟着队长敖德勇和副队长陈宇亮出发了。

敖德勇带队前去巡逻的是兴隆通往奉节县城的一条省道,“有条路非常狠,只要下雪,必须过去看一下。” 敖德勇皱着眉头,一路和队员探讨着沿途路段和过往车辆。

这条“非常狠”的路位于石板沟,连续的爬坡弯道大约有2公里长,道路一面是山,一面是悬崖。由于大山阻隔,这里属于背阴地带,每逢下雪就容易道路结冰,过往车辆只要被困,很容易造成沿线道路瘫痪。

到了目的地,还没来得及下车,就看见前面一辆大货车正加紧油门爬坡。由于没有捆绑防滑链,轮胎原地打滑,车子始终没有前进,被困在上坡的路上。队员们把车靠边停好,快走几步上前帮忙。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
  刚推完车,敖德勇随手捧起一把雪搓起了手,他说,这样手会热火一点。

“来,都来搭把手!” 敖德勇招呼大家推车,无奈坡陡路滑,大家使尽浑身力气,却只换来车轮溅起的一身泥。“莫慌,方向盘打直,先退到坡坡下面平点的地方,再给油门上。” 敖德勇随手捧了一把雪搓了搓手,对驾驶员讲道。

队员胡超边指挥着后方来车,边打电话联系附近可以装防滑链的商户,吴坤和另外几个队员则拿着铁锹快速地清理着路上的冰雪,并在上坡路段撒上融雪剂。

后退、给油门、起步、上坡,几次往复,敖德勇双手紧握着货车右后方的围栏,深吸一口气,放低身子,眼睛直直盯着前方,左脚在前,右脚用力向后蹬,吴坤和其他队员也在车后用力推着。“一二三!” 敖德勇吼着口号,拧着眉头咬着牙一起用劲。最终,硬是把车子推了上去。

“总算是上去了。”队员们笑着调侃溅在彼此身上的泥,“你这个都成斑点狗了。”吴坤大口哈着白气,叮嘱着大货车驾驶员:“待会儿遇到装防滑链的一定要装起,不然太危险了。”

“哎,就是遗憾没有合适尺寸的防滑链,如果能给他安一个,就更放心了。”看着远去的大货车,敖德勇叉着腰自言自语,叹了口气后大步走向下一辆车,给过路司机“搭把手”的工作一直交替不断。

  梦想当交巡警的置业顾问

  “看,站在路上指挥交通多帅气!”站在雪地里,没有交通指挥岗亭,吴坤的手势却打得格外硬气。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
  大雪过后,兴隆中队的队员们正在公路上撒融雪剂。

吴坤是兴隆中队民警,之前做过置业顾问,也在国企做过金融。两年前,他和妻子在奉节县城街头,看到站得笔直、动作刚劲的交巡警正在指挥交通,吴坤突然滋生了一个念头,想成为交巡警,站在街头帅气地指挥交通,让过往的车辆、行人通行更加有序。

就这样,吴坤报考了警察,幸运地被分配到交巡警岗位。“你看嘛,我都来这儿7个月了!”谈起自己的工作,吴坤总是满满的骄傲,他说自己来中队报到的那天,恰好是女儿1岁生日,“我替她许的愿除了快点长大,就是希望我努力工作,成为让她骄傲的交巡警爸爸。”

无奈的是,女儿生日当天,吴坤一大早和家人拍了张合影,亲吻女儿后,便匆忙赶往中队。

“不只是我,每个警察都一样,对家里始终有点亏欠。”吴坤说。妻子工作也忙,照顾女儿的重任落在老人身上,可是女儿经常生病,两位老人经常束手无策干着急,开始还会给吴坤打电话,只要没有任务,时间允许,队长都会批假。但是经常请假,吴坤自己也不好意思了,好多次拿着假条走到门口,又忍着转头回去。慢慢地,除非遇到大事,家人很少找他,“他们晓得我忙。”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
  没有任务时,健身、锻炼成了兴隆中队队员们的娱乐方式。

每个月最多只能回两趟家,吴坤除了工作之外,最重要的是学习。作为新手,很多事故处理方式、交通法规内容、与群众打交道的方法都要向前辈学习,“有人违反交规,我必须明白他违反的是哪一条,正确的应该怎么做。”为了让这些内容烂熟于心,吴坤的手机备忘录里满满都是交通法规和老队员给他讲的要领。

“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交巡警,但我在努力做一个好巡交警。”吴坤说,无论在这个岗位待多久,无论怎么忙,他都为身上的警徽而骄傲。

  队里的支柱却是“不管用”的丈夫

零下15度仅一个火炉 他们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守护一方平安
  零下5度,执勤的队员在休息时间围着火堆取暖。

工作中的敖德勇总是一丝不苟,对人对己都是高标准严要求,这样一个硬汉也有柔情的一面。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很多队员每个月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,有时任务多,连续几个星期都见不到家人,敖德勇明白队员的心情,总能将心比心地做大家的思想工作。

不过,在队员心中是整个中队支柱的他,常把“家里有老婆顶着”挂在嘴边。敖德勇说,自己是个不管用的丈夫。

一天,凌晨3点,母亲打来电话,告知父亲病重。接到电话后,敖德勇坐立难安。一直以来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,父母几次住院他甚至事后才知道,答应父母要陪陪他们,每次都成了“下一次”。往事历历在目,敖德勇在那个深夜,独自坐在床边,叹了好多气。

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,他明白如果不是情况急,母亲不会给他打电话。作为儿子,他有义务回去陪陪父亲,但他不仅是一个儿子,他还是兴隆中队的队长。“工作还没有交接好,深更半夜要是有警情要处理,怎么办?” 敖德勇内心里的两种念头在不停撕扯,他几次开门,走到副队长陈宇亮的门口,但又踱步走了回去。

那一晚,敖德勇一刻都没敢闭眼。如坐针毡的他在房间来回踱步,好在后来领导电话打通了,中队没有特殊任务,领导告诉他交接好工作后就可以回去了。

得到允许的答复后,他又开始梳理、安要开展的工作,和陈宇亮交待工作内容,“一条也不能漏”,直到事情都交办妥当后,才开车回家。

家里的大小事,几乎都是敖德勇妻子在处理,“家里有家属顶着!”就连12岁的儿子每次打电话回家,和他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“叫我妈接电话”。上对父母,下对妻儿,敖德勇说,随着年龄的增大,这种愧疚感越来越深。

和敖德勇一样,“没得法”似乎是每个队员在谈及家庭时的口头禅。在选择成为交巡警的那天起,“舍小家为大家”便成为他们的共识。即使对家人有所亏欠,每次任务来临,他们总是义无反顾冲在最前面。

“家里有事,还有家人顶着,但是人民群众有事,只能我们顶着!” 敖德勇说这话时声音不高,目光却坚定地望向门外,看着雪花一片一片轻轻地洒落到地上,悄无声息。